眉山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美国四季度GDP超预期6月或9月加息概率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4:34:18 编辑:笔名

美国四季度GDP超预期 6月或9月加息概率大

美国经济强势复苏的脚步依旧,这或将更加坚定美联储加息的决心,尽管提前加息的可能性目前正在逐渐减小,但今年6月或9月则是美联储最有可能加息的时点,在倒计时的日子里,市场需提前做好准备。

四季度gdp增长2.2%

2月27日晚,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,美国去年第四季度实际gdp修正值年化环比增长2.2%,前值增长2.6%。据路透社的调查,市场对去年第四季gdp增速修正值的平均预期为2.2%。彭博社调查的平均预期为2.1%。

对此现象,分析人士指出,尽管与三季度高达5%的gdp增速相比,四季度呈现出大幅下滑的趋势,但仍然超过了分析师的预期,这表明美国经济的基本面依然稳固,这也必将成为美联储加息的证据之一,只是鉴于目前全球宽松大潮来袭,加息时点尚在争议中罢了。

具体来看,第四季度商业投资增长4.8%,较第三季度放缓,但较初步数据1.9%大幅向上修正。这是衡量企业对设备、软件和知识产权产品支出的指标。政府开支减少1.8%,反映出国防开支的明显下降。

“鉴于消费者开支的增速创下2006年第一季以来新高,其他衡量国内需求的指标亦稳固增长,第四季经济增速的回落可能只是暂时现象。”有经济学家称。

数据显示,2014年第四季消费者开支的增速尽管下调0.1个百分点,至4.2%。但这个增长率仍然是2006年一季度以来最高的。

“消费者开支对美国经济至关重要,在经济总量中占据超过2/3的比重。劳动力市场趋紧和汽油价格下跌可能持续支撑国内需求,帮助美国经济经受住全球经济形势动荡的考验。”上述经济学家表示。

不过,贸易赤字的加大,仍然让美国金经济面临下行风险。数据显示,美国去年12月贸易逆差上升17.1%,至466亿美元,创自2012年11月来最大贸易逆差金额。

上述分析人士指出,对美国来说,在近期减少贸易逆差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,因国外市场疲弱意味着对美国商品需求减少;此外,美元走强也给美国出口带来双重打击,这使得美国出口产品更贵,而从国外购买产品则更便宜。

展望今年一季度的gdp数据,苏格兰皇家银行证券公司(rbs securities inc)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ichelle girard表示,今年一季度美国经济很可能加速增长,本周四发布的数据显示1月企业开支意愿反弹,此前的四个月相关数据为连续下滑。

此外,去年四季度企业总计增加价值884亿美元的库存,低于上个月政府估计的增加1131亿美元。这一修正导致库存对gdp增长率的贡献从0.8个百分点降至0.1个百分点。但是,去年第四季库存的增速放缓可能会推动第一季gdp更快速增长。

6月或9月加息成大概率事件

虽然目前对于美联储加息的时点出现了争论不休的局面,但关键人物的发言往往能起到暗示作用。

周五,美联储二号人物、美联储副主席stanley fischer 在芝加哥大学booth商学院主办的美国货币政策论坛上发言称,美联储“差不多是时候”加息了。对于具体时间点,他表示“不认为6月比9月的概率更大”,从美联储官员和投资者的观点来看,“在6月或9月加息的可能性平分秋色。”

fischer认为,美国经济“才刚刚完全感受到”美联储刺激政策的威力,美联储qe的影响力和对失业率的前瞻指引将在2015年年初达到峰值,而对通胀的推升作用将在2016年达到顶点。

“美国经济已非常接近达到充分就业,并预计数月内通胀会随着低油价影响褪去而回升,所以差不多是时候(加息)了。” 在接受cnbc采访时,fischer表示。

不过,就具体加息时点,美联储三号人物、纽约联储主席william dudley同样周五在上述活动中却支持稍晚一点加息。并表示美联储早加息比晚加息风险大,但加息后若短期利率还处低位,美联储或被迫采取更激进的货币政策。

“当前远期利率极低,因为市场参与者预计金融市场环境将是宽松的,会更有力地支持经济增长。国债收益率水平、股票估值都体现出了市场参与者的宽松预期。美国利率水平极低,部分是由于欧洲和日本都采取了宽松政策。” dudley表示。

dudley认为,如果美联储提升联邦基金利率后,市场短期利率仍处于低位,那么美联储可能不得不采取更激进的方式来将货币政策恢复正常化,比“远期短期利率明显上升,进而推动国债收益率走高”这种情景下采取的政策更激进。 (:df154)


微商城怎么样
爱逛直播商城
爱逛直播平台